江清蘅

万事皆虚 万事皆允 行走黑暗 侍奉光明

入雪逢春的先行番外,一发完。

夕烧:

小蓝公子不怕狗,怕的是妹妹(X)


不是德国骨科!不是德国骨科!不是德国骨科!


这只是一颗你们想要的忘羡ABO paro定心丸!






P.S.这几天,忙!忙!忙!忙到连话都没力气讲........


      等我缓过神来,我们正篇再见!










----------------------------




那一年,蓝玺行束发礼。


 


魏无羡前一阵子重获了金丹,兴奋之余拉着蓝忘机闭关双修了三个多月,等觉得满意了,愿意和夫君双双携手出关的时候,才被告知已经错过了长子的束发典礼。


 


蓝家的束发仪式极为讲究:从择选吉日,拟定来宾,准备祭祀先祖的供品,再由族内德高望重者引领进厅堂,最后家主亲自为其礼成,前期陆陆续续的准备就要大半年,也怪不得魏无羡一时情迷意乱便将此事抛之脑后。


 


可笑他两辈子都曾臆想过夫君和儿子在束发典礼上的一大一小端方雅正、俊极雅极的模样,可最后耽误正事的罪魁祸首也是自己。


 


蓝玺这几日见魏无羡成天无精打采半歪在榻上,身后还时不时会被父亲塞上两个枕头,觉得爹爹可能还对没有赶上自己的束发礼无比介怀,因此便早早从蓝老先生处提前告退,像七八岁那样半披着头发歪腻在爹爹身边。蓝玺长得像极了他的父亲,可性子却是随了魏无羡,虽然在云深不知处是蓝家的子弟楷模,可一随着江澄回莲花坞的娘家,立马进入角色,成为威震云梦的小霸王。


 


魏无羡见儿子双手呈上自己制作的簪子,自然心领神会小崽子在想什么。他虽然没能出席蓝玺的束发礼,可蓝曦臣当时在蓝家子弟众目睽睽之下给蓝玺佩戴的玉簪却是魏无羡早在很多年前就亲自制作好的:通透雪白细腻的和田玉上嵌了一块切割细密而精致的红碧玺,两样宝物搭配得极为美观雅致,就连对魏无羡做什么事都极不满意的蓝启仁,对此玉簪也是溢美之词不绝于口。


 


他觉得心中好笑,便道:“你不用想着办法逗我,我没有耿耿于怀……你这样,还不如去逗你父亲。他才是真的失落,总后悔着没能牵着你的手,交到你伯伯那边去束发。”


 


蓝玺有许多面对魏无羡口不对心、事后发难的经验教训,他神思微转,道:“父亲出关后的第一个早晨便为我束过发了,我那时看他虽然神情肃穆,可眉眼间尽是笑意,不像是很难过的样子……”


 


魏无羡笑而不语。看来他和蓝忘机一样,还不想那么早告诉儿子,自己时隔多年又一次怀上了孩儿。


 


蓝玺见魏无羡脸色好转,心中却想,果然爹爹是想要为我束发,却不好意思明说的吧。于是,他再次将那玉簪捧到魏无羡面前,装模作样毕恭毕敬道:“孩儿给爹爹请安……”


 


魏无羡推不过他,只好慢悠悠直起身子,半卧在塌上尽己所能给蓝玺打理了头发。他本就不太会束发流程中的一拢一拈,和蓝忘机心意相通后更是全都放心扔给夫君去处理,许多年都没有一本正经钻研过头发该怎样打理才会比较好看了。


 


蓝玺其实对魏无羡束发的手艺是有童年阴影的,可为了能让爹爹一展笑颜,他并不在意头上那乱成一团的迷之凌乱。反正他美姿颜,还是个乾元,有的是资本,不怕人取笑他。


 


魏无羡自知手艺拙劣,可儿子却丝毫不嫌弃,原本就还挺不错的心情变得越发畅快起来了。他一乐,嘴上就想溜几句,便随口问道:“蓝小玺,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呀?”


 


上个月,蓝玺这一辈中年纪最大的蓝珏喜得贵子,魏无羡和蓝忘机出关后还特地带着儿子前去拜访过。蓝玺似乎很喜欢那位初生的小婴儿,抱了好久都不肯放手。


 


至于妹妹的话……


 


“妹妹有一个就够了……”蓝玺想了想又说:“还是弟弟比较可爱!”


 


魏无羡知道儿子理解有误,却不妨被吊起了八卦的心思,顺势问道:“蓝琞又怎么了?”


 


蓝琞是泽芜君的独女,去年觉醒的乾元。和蓝玺虽说是同龄的堂兄妹,如今也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可一言一行却尽是蓝启仁那古板到几近迂腐的模样。


 


“没什么……”蓝玺望着镜子中看上去异常陌生的自己,扯了扯嘴角道:“我前几天送她去云梦求学,有外人在背地里说她坏话……还嘲讽她,说这样下去,没有坤泽会愿意和她结为道侣,她灵力也就永远只能停留在那个水准……”


 


蓝玺在魏无羡面前话匣子一旦打开便很难收住,说了半天,魏无羡大概也听懂了不少人觉得蓝琞将来是不配做蓝家家主的。


 


毕竟,有那么一位惊为天人的蓝玺,一直都站在她身旁。


 


“那你最后怎么处理这件事的?”魏无羡问道。


 


蓝玺嘿然一笑,重新佩戴上先前自行摘下的抹额,道:“爹爹放心,孩儿没有出手伤人。”


 


魏无羡反而莫名地一阵心惊。


 


蓝玺不以为然哼了一声,道:“我当着那群臭小子的面,对蓝琞发誓——”


 


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所以,闭嘴吧。谁说你不配做家主?谁都不能这么说,连你也不行。敢说就是找揍。






END







评论

热度(809)